朱时茂陈佩斯小品我为什么怀念陈佩斯和朱时茂

发布时间:2018-04-16 10:12:35 来源:大铁棍娱乐网

《朱时茂陈佩斯小品我为什么怀念陈佩斯和朱时茂》是由大铁棍娱乐网(www.datiegun.com)编辑为你整理收集在【相声小品】栏目,于2018-04-16 10:12:35整理发布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,可及时向我们反馈。

葱友们,今天是大年初一,
按照传统习俗,要放鞭炮、吃饺子(汤圆)、拜年走亲戚。
当然,最重要的事情是:长辈们给晚辈塞压岁钱!

惊心动魄的既视感


隔壁老王说,年纪越大,拿压岁钱的时候越有心理压力。
看着长辈们递过来的红包,一方面不好意思伸手,另一方面又舍不得,在推来推去的那几秒间,真的是让人血脉喷张,心跳加速。

 

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!


总感觉年纪越大,年味儿越少。
小时候过年开心的跟什么一样,天不亮就早早地穿上新衣,跟着长辈们挨家挨户去拜年,在路上捡没响的鞭炮……那时候真的是无忧无虑。
现在过年,成了我的寂寞、别人的狂欢……

 


老王说,过年这几天只想在床上躺着,什么事儿也不干。
混得不好不想跟同学聚会,

单身一人也不想出门逛街。
最担心的就是亲戚来串门!

 

 

当七大姑八大姨开始问,你啥时候结婚的时候


“逼亲”,是每年春节的保留项目。
来自父母的压力自然不必说,亲戚们聚在一起也是谈着谁家的孩子刚结婚了,谁家的孙子已经能打酱油了……然后一起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你。

 

这个时候你拍腚就走不合适,留下来尬笑也不合适,总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好多余。

 

 

春节战衣


老王说,好好的一个年,被这些逼亲的舆论给搞的支离破碎,恨不得在大街上随便拉个姑娘回去应付了事!

 

租个女友回家过年


最惨的就是那些以怀着好意为名,不由分说给你安排相亲的那些亲戚。
每次出现在庄严肃穆的相亲场合,老王总觉得自己像是摆在牲畜交易市场上的骡马一样。众目睽睽之下,有种待人宰割的忐忑。

 

去女朋友家里见家长


“逼亲”这方面我不知道女生是如何面对的,
从之前评论里的幽怨程度来看,姑娘们面临的压力只多不少。

 

 

说的好像真挺吓人的!有不努力的女孩子吗?我要抓两个……


老王说春节还有件事情让他头疼,喝酒。
每次到亲戚家串门,总是被各种劝酒。

喝多了,难受。不喝吧,面子上过不去。

 

老王说,遇到应付不了的酒局,我只好说等会开车,不能喝酒。
等到快走的时候,亲戚们看着推着自行车的我,表情略显凝重。
 

风一般的男子


老王说自己不是不能喝酒,主要是一喝就醉,一醉就聊起伤心事,一聊就哭。有的时候还会当街撒泼。
实在是太失态了。
 

醉态迷人


洋葱给老王出了个主意,害怕喝酒干脆去搞个病历,说自己得了一喝酒就会死的绝症。

那样大家就不好意思逼你了。

 


洋葱其实是个不好酒的人,但是大过年的,有时候不喝酒实在让人看不起。硬着头皮喝吧,酒量又不行。

很羡慕那些酒量好的人,不管喝多少都跟没事儿一样。

 

大哥你酒量不错啊


老王说,不能喝酒的人估计有不少,你反正也没工作,不如咱们也创个业,开个滴滴代喝的业务!

以后再遇到拼命劝酒的人,就拍着桌子喊:你们再逼我,我可要叫人了!到时候别哭着求我放过你们!

 


个人感觉,劝酒这种事情也算是一种陈规陋习,喝大了误事不说,还伤人伤身!大过年的,我就不举那些丧丧的例子了。

 

我觉得庆祝节日的话,不一定非要喝酒,可以换种健康的喝法嘛,
喝茶、喝水、喝奶都可以啊?
只要意思到了,一样可以活跃气氛、喝出感情!
 

这是喝出感情来了


说了这么多,总感觉还缺点儿什么……
对了,春晚。

其实狗年的春晚我几乎没看,就象征性地瞄了一眼开头的大联欢,
看到第一个小品的时候,奔回自己的小黑屋,咣当把门甩上——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 


朋友圈里看到林熊猫吐槽说:狗年的春晚,特难吐槽——槽点都找不到,一大堆不能提不能说的。
很好奇春晚是怎么做到每一年看完都觉得是历年最差的……
 


有人说,“看春晚”不再是全家老少聚在一起围观的必备项目,
而是开着电视机,耳中听着熟悉的声音,打着麻将、玩着游戏、看着手机、抢着红包……至于电视中放着什么,其实我并不介意。

 

输了一晚上了,总感觉对面在出老千


前几天看到春晚节目单的时候,我就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大量的歌舞联欢,相声小品语言类的内容太少了。

其实这种强调场面的大歌舞节目,现场看的话会很震撼,但是在屏幕前看起来就没多大的感觉了——反而有种人越多、效果越炫看起来就觉得越杂越乱的感觉。
而小品相声类的节目,简单、清爽,反而更容易传递内容效果。

 

1984年的春晚,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“喜剧小品”——《吃面条》


只不过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内容形式上强调讽刺、针砭时弊的相声小品越来越难“创作”了。
被去掉了某些“功能”的相声小品,这几年逐渐沦为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 

 

1988年相声《巧立名目》大胆地揭露了当时的一些不正之风,牛群也凭“领导,冒号!”一举成名。


有网友说:我为什么怀念陈佩斯和朱时茂?
现在有很多搞笑节目,看后就一个感觉——搞笑的手段基本就是装疯卖傻、扮丑,通过做贱自己来搞笑。
当然,看到一个傻子在台上疯疯癫癫的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我也能笑得出来,可还是感觉太LOW。
陈佩斯和朱时茂特别的地方就是:他们没有作践自己,也没有丑化某类人,而是通过表演让你笑,是会心的一笑。

现在很多演员,不知道“表演”是什么。
 


1990年春晚,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《主角与配角》中有一句话:
“你管得了我,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?”
很想让当下的春晚再来这么一句话,
但是这句话不可能出现了。
那些经典,只能留在记忆中了
文章来源:侯耀文小品相声全集=https://www.datiegun.com/xiangsheng/houyaowen/

推荐阅读